第十二部第十九回 張賓獻計 石勒扎根

第十二部第十九回 張賓獻計 石勒扎根 (第1/3頁)

第十二部第十九回張賓獻計石勒扎根

話說石勒俘獲了茍晞,處死了司馬端,野心遂迅速地膨脹起來了。

其后,石勒又私斬了王彌,看到劉聰非但不能奈何自己,反而還給自己又升官又加爵的,便更加無法無天。

他不再甘心做一個漢國之臣了!

當然,這時的石勒還沒有要跟劉聰決裂進而一爭高下的想法,而是準備將自己的勢力由江北向江南推進。

由此,石勒和司馬睿在軍事上的爭奪,遂不可避免地展開了。

晉永嘉六年二月,石勒在葛陂一帶構筑壘壁,廣造船只,準備攻打江南的政治經濟中心——建鄴。

聞得此消息之后,司馬睿大為震驚。

司馬睿第一時間匯集起江南兵力,陳兵于壽春,任命習于水戰的鎮東長史紀瞻為揚威將軍,都督京口以南至蕪湖諸軍事,以備不測。

大戰一觸即發!

然而,如歷史上無數次的南北軍事對話一樣,北軍亦出現了水土不服的象。

這一年的春季,江淮地區連降大雨,石勒軍中的士兵病倒了一大片一大片,非戰斗死亡的人數過半,未死的也病得不輕,未病的則人心惶惶,兵無斗志,軍心浮動。

有人建議石勒過江向司馬睿投降。

右長史刁膺獻計道:

“將軍不妨出降晉人,請掃平河朔以贖罪,等晉軍出兵后再圖他計?!?/p>

石勒聽了,愀然不樂。

石勒悶悶不樂之際,他手下的謀上張賓對他當頭一棒喝道:

“你攻破了晉朝的京師,俘獲了他們的皇帝,手上又沾滿了這么多晉室王公的鮮血,就算拔光您的頭發也不足以計算你對晉朝所犯下的罪行,向晉室稱臣,絕不

會有好下場的??!”

石勒惕然一驚,握著他的手問道:

“如此說來,我該怎么辦呢?先生救我??!”

張賓緩緩回答道:

“去年誅殺了王彌之后,我們本不該來這兒筑營的。如今天降霖雨,方數百里,正是警示將軍不宜久留此地?!?/p>

石勒頓足道:

“不該逗留于此,那我該往何處去???”

張賓繼續緩緩答道:

“鄴城的銅雀、金虎、冰井,世上稱之為三臺之固,西接平陽,四塞山河,有喉衿之勢,將軍只要用心經營,就可以據有黃河以北的地區。黃河以北的地區一旦安定,天下莫有出將軍之右者!”

此時此刻,石勒恍然大悟道:

“先生之言,如撥云見日,只是晉軍聚積于壽春,我軍一動,其必尾擊,那又如何是好???”

張賓不以為然:

“晉軍聚積壽春,并非要攻打我軍,只不過為防我軍攻打而作的防守之姿態,只要我軍撤退,他們必定欣然鼓舞,哪會尾隨襲擊我軍呢?若將軍尚有疑慮,可將輜重車馬先運往北方,你親自引大軍前往壽春。等輜重走遠了,大軍再慢慢返還,還怕什么進退無處呢?”

一席話,說得石勒連連點頭。

張賓,字孟孫,趙郡中丘人,其父張瑤,曾任中山太守。

張賓自幼喜歡讀書,博覽經史,但不拘

(本章未完,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)


狼群社区视频免费观看_日本人妻影视波多野结衣一区_中文字幕无码亚洲字幕成a人_月夜影视资源高清在线观看